< >

官能教习一

2021-07-19


「拜托,来嘛....」
女人抓着男人的手,压着自己丰满的胸部,道:「怎麽样? 因爲你让我感到困扰,我心裏忐忑不安,所以心跳得很厉害。感觉到了吗? 」
「奶说我让奶感到困扰? 沒有,那是....」
男人的名字叫望月真之介,二十岁,是就读于某大学的政、经部学生。他的学趣是利用电脑择友来约会。但是,虽然他在电脑择友组织裏担任幹部,而且积极活跃,却还沒有女朋友,似乎是因爲他人品太过于轻率而被看轻。
这个真之介住在个人套房裏,过着骄纵任性的生活。他的床上及桌上都有组合音响,此外,虽然说有空调及电话录音在现在一般的学生生活中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连个人电脑和空气清净机都俱备,就可窥见其生活有多麽奢侈。
这一天,在真之介的房间裏,突然出现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而且这个女孩子要求真之介现在就跟着她走,希望他去会见一个人。
面对女孩子突然的行动,真之介慌乱地不知如何言语。
「真之介先生,拜托,如果你不和我一起来的话,我是会被骂的!」
女孩子名叫青山萌香,是真之介外祖父的秘书。
真之介从双亲那裏得知,在真之介出生之前,祖父及外祖父都已身故。但是如果照这位突然出现自称萌香的女孩子所说,也就是说外祖父还活着,并且希望见到孙子真之介。而他还活着的证据,就是她所带来的两张照片。
一张是年的真之介及其双亲,加上祖父的四人合照,另一张是现在的祖父在健康情况下所拍的照片。
「这就是我爷爷? 」
「对,翁先生非常地想和你见面哟!」
「翁先生? 」
「对于你外公,我们这些下属都是如此地称唿。」
「不过,爲什麽会想要和我这个孙子见面呢? 在见我之前,通常会先见小孩的母亲吧!」
「呵呵呵,你来的话一切不就明白了? 」萌香说完,便拉着真之介的手要走出屋外,不过真之介在不明究理的情况下,拒绝了她。
「我不去,我不想见他!」他边说,边把萌香的手给甩开。
「爲什麽,他是你的外公啊!」
「但是父母都说过外公已经死了。突然让我看这证据的照片,又说这是事实,这可不能这麽简单就相信!而且....」
真之介话一说完,萌香便稍微瞪了他一眼。他看见萌香的目光,又拉着道:「到现在爲止也沒有任何的音讯,突然间说想见我不是很奇怪吗? 一定有着什麽事在等着我吧!奶到底有什麽目的? 」
「这、这....」萌香无话可说。
看了这样的她,真之介便接着道:「....总之我不去啦!」说完,真之介转身背向萌香,点了根薄荷烟。
「伤脑筋....这样....」
「伤脑筋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吧!」真之介一边说一边回头看着萌香,只见她双手掩着脸,一副要哭的样子。
「奶、奶....」真之介慌忙地将香烟放在烟灰缸裏,一边靠近萌香,伸手搭在她肩上,然后稍微弯着腰,凝视着她。
「真是的....」
正当真之介在心裏如此唠叨着、吐出一口气的时候。萌香突然抓住真之介置于自己肩上的右手,用力地压在自己的胸部上。
「拜托嘛....」
萌香以珠泪欲滴的泪眼加上撒娇的声音,凝视着真之介。真之介不禁对她的举动感到不知所措。然而接下来还发生了更惊人的事情。
「嗯,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请求,这胸部直接让你抚摸也沒关系哟!从衣服的外面无法清楚胸部的型状对吧? 」
萌香毅然说出如此大胆的话后,便解开罩衫的扣子、并脱下胸罩。
那瞬间,映入真之介眼裏的,是一对拥有圆球般优美曲缐的胸部,而上端有着挺立的蓓蕾。
「哎....啊....」
丰满坚挺、像成熟果实般摇摇欲坠的胸部,占领了真之介的视缐。
(真....真漂亮!)
萌香抚摸着胸部,让丰满的胸部向前挺出,由于这个景像太过有震撼力,真之介连话都说不出来。他因爲太过惊讶,竟连动也不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对着她的胸部看得目瞪口呆。
回想起二年前刚进入大学的时候,真之介离开父亲身边,开始过着独立的生活。虽然从家裏到学校并不是很远的距离,不过因爲学校是男女合校,他心想如果可以交到很多女朋友的话,就可以盡情地享乐了。因此他怀着这样的打算,在学校的附近租了一间个人套房。
然而事与愿违。在刚开学时,交往的女孩子虽然有来访过,但是到了最近,都只有男性朋友来玩而已。萌香是睽违已久的女性访客,而且是真之介喜爱的类型。尤其她才第一次见面,就在真之介的眼前,大胆地将自己的胸部展露出来。面对这种情况,该怎麽做,真之介完全不知道。
「不要有所顾虑嘛,你会跟我一起去的对吗? 」
萌香抓着真之介的手,让他从胸部外侧抱住般的爱抚。真之介的手掌握着有弹性的胸部,那种沉甸甸的感觉,搀杂着一种令他怀面的香味。
(被这胸部所紧紧束缚的思念,是什麽呢....)
越是想寻找那不可思议的思念,真之介不知怎地就越被萌香的胸部所吸引。等到自己发觉时,他己将萌香压倒在床上,脸也埋进她的双乳之间了。
脸颊在萌香的胸部上反覆磨擦的真之介,觉得一股甜甜的香味飘进鼻子裏。在浓重 的唿吸声中,他的脑海裏勾起了很久以前,在母亲的怀抱裏所感受到的安详的回忆。
对真之介而言,女性是充满怀念味道的人。沉醉在那温暖的气氛裏,心情只会更形高涨而已。此时他的心情只想获得更深的爱抚,只想整个人埋在裏面。
这时候的真之介,再也沒有惊讶或犹豫。只是顺着本能,开始对萌香贪得无厌的无抚。他握住萌香的胸部,从外侧向中间靠紧,用右手的拇指及食指揉捏着蓓蕾,然后用嘴唇轻轻咬着另一边的蓓蕾。
「啊!啊!嗯....」
萌香发出喘息的声音,身体向上微微擡起。而真之介的背部,则流过热热的感觉。自己让她感觉到兴奋的优越感,以及和女性身体密合的奇妙感觉,让真之介的心情更加高涨。而萌香也因爲他的爱抚,渐渐感 受到快感,发出喘息的浊声。
在个人套房中,充满着两人的喘息声及阵阵热气。
真之介用左腕紧紧地抱着她,将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而一直都在胸部移动的右手则悄悄地滑向大腿。经过几次来回的爱抚之后,他接触到她最敏感的地方,手指沿着裂缝滑进去。
「啊!啊!....」
萌香慢慢地将脚张开,在更强烈地感受到真之介的手指后,她自尸己的腰也开始动起来。但是在那地方和他的指尖之间,有着丝 及内裤阻隔,所以无法得到完全的快感。急燥的萌香便更激烈地晃动腰部。真之介隔着内裤深入裂缝,手指开始感受到一股湿意。
看着萌香更形兴奋,真之介便问道:「可以直接爱抚吗? 」说着,将右手生涩、悄悄地滑进她的内裤裏。
萌香虽然沒有回答,但爲了让真之介更容易爱抚到那个地方,便把腰身向前挺出,透露了代表『OK』的讯息。
湿濡的感觉一传到真之介的手指时他就因爲这股已按捺不住的感觉,而泪烈地磨擦着萌香的裂缝。而萌香也是一样。黏稠的液体,从她的身体深处不断释放出来。
「好!啊....啊!啊!啊」
萌香的喘息变得更剧烈。她抱着真之介,腰身更向着他的手指前挺。
「嗯!好!放....进来....」
一边叫着断断续续的喘息声,一边激烈得乱动的萌香,由于无法忍耐,用力地将自己的腰挺上来。于是真之介的手指,便滑进了爱液增多的裂缝深处。
在很久都沒有被碰触的湿润的裂缝深处,由指尖所传来的触感超乎了想像之外。柔软、温暖的触感,就像是沾满了融化了的花蜜的感觉....真之介浑然忘我,更将食指及中指插得比第二关节更深,忘情地捣弄。
萌香也不顾一切地摆动腰部。那裏湿濡的情况已不只是一点点,而是已消过真之介的手指,流到手掌来了。
(感觉如此地兴奋....如果用我的那裏代替手指放到裏面去的话....)
真之介光只是想像这件事,就已经兴奋得几乎全身抖动。而且几乎是无法忍耐的,大腿之间的东西挺立了起来。
正当真之介要脱去萌香的内裤,她的行动电话铃铃铃地响了起来。
「啊!是翁先生!」萌香推开真之介后,匆忙地拿过电话。
「不好意思,虽然正在紧要关头之上,但是翁先生说要快一点带你过去,所以接下去的事就等以后吧!虽然有点失望....」
(沒什麽不好意思的....)
真之介虽然对突然的中断感到不满,但是说好了只是他抚摸,而不是和他做爱,也沒办法,只好和她一起去见 父了。于是便坐进停在套房楼下的车裏,行驶了大约有四小时。在这段时间裏,萌香那裏的触感,仍然残留在他的手指上。
「你看!到了哟!」
「嗳!....」
这栋看起来简直像是博物馆的白色洋房,居然就是 父的家。而且走了一段山路后,仍然有建筑用地。
(居然这麽有钱啊? )
但是他的惊讶并不是只来自屋子外观而已。铺在地上的绒毯或是挂在墙上的图画,屋内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流的物品。对这种至今尚未看过的豪华程度,真之介不知不觉咽了一口口水。
「喔....终于来了,都已经长这麽大了!」
被带到书房时,一位不认识的老人已经在等着真之介了。
「你是? 」
「还说什麽梦话? 我就是你的外公啦!怎样? 我的家光是建地就有一万坪。我正打算把这些转让给你,怎麽? 连个礼貌都沒有!」
(哎!)
听了外祖父的话,真之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真之介吃惊的表情,外祖父脸上浮出微笑,继续说道:「我的女儿娟子还好吗? 」
「啊....还好,不过母亲说你已经死了....到底这是怎麽回事啊? 」真之介对着祖父问道。
「哈哈哈!原来如此。她说我死了? 这也不是沒道理。因爲我和女儿已经断绝血缘关系了。事实上,我因爲情色事业而成爲资本家。但是你妈妈娟子却很不喜欢。而且自从你祖母死后,你妈妈因爲厌恶我整天沉醉于年轻女子身边,就和我切断父女关系。其实,到你出生爲止,我们一直都住在这裏。」
「是....是这样子吗? 」
「嗯,但是,能够调查到就好了,不管怎样大家都还很好....」外祖父无精打采地点点头。过了一会儿,才道:「好了,突然被我叫出来一定吓一跳吧? 实际上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帮忙? 我? 」
真之介对于这位到目前爲止都沒有见过面的祖父,希望 自己能爲他做什麽则完全不知道,因此便不知不觉歪着头。
外公却不理会,他继续说道:「我已经是随时都可以走的人了,不过身体还是非常硬朗。虽然我不想输给年轻人,不过那话儿已经是六点半了。所以我爲你准备了两个不论你说什麽都会听从的女人,希望你能盡量的训练她们性爱的技巧。」
「性爱? 我? 爲什麽? 」
依照祖父所说的话,是想在死前再享受一次缠绵的性爱。但是只凭力气并不能使那裏恢复雄风。因此若能经由真之介,便能够使自己本身神勇的技术,用来训练女性。
「这种事的话不是自己做也可以吗? 」真之介讶异地问道。
「已经沒有体力及精神自己做了哟!能够委托这件事的只有亲属的你了。不论如何请接受我的托负吧!」祖父细声说道。
「但是等我训练完成就沒什麽用处了,得到美好回忆的只有外公你,这对我不是不公平吗? 」真之介说着,像小孩子般涨红着脸。
「笨蛋!所以我沒说要你白做啊!我用我所有的财産跟你交换。而且训练的时候虽然是称爲实习,但是对你来说也应该是个美好的回忆吧!」
听了这番话,真之介心裏盘算着。
(用全部的财産交换来让自己做实习,这实在太过优厚得不禁令人奇怪,但其实自己不是不想做做看,只是心裏顾虑的是....等这件事完成了....)
问题点就在于条件实在太过优厚了。虽然自己现在立刻接受也是可以,不过以后或许还会有什麽事陆续而来。真之介想到这一点,所以一时无法回答。
「首先我想先听听详细的内容,之后再做回答也可以吧? 」
「了解了。那我就做更详细的说明。」
于是萌香便针对真之介的疑问,做内容的说明,之后开始介绍相关的女性 接受性爱技巧指导的有两位。但是最后带到外祖父面前的只有一位而已。也就是在公平的指导下,选择技巧高超的人是主要的条件。
「所以请仔细考虑这一点,好好地教导。接下来介绍接受指导的两位。」
首先第一位名叫涩谷名美的女性,还是一位天真浪漫,认真的女孩子。
「早安!我的梦想是谈个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结婚。理想的男性是坚持自己想法的人。对性爱虽然有兴趣,不过却不太清楚,请多多指教!」
她说话时低着头,露出一张腼腆的笑脸,长发轻轻摆动着。她的个子虽然不高,却是身材姣好的女性。从她的自我介绍中,可以知道她似乎对男人沒什麽经验。但是对真之介来说,却正好是自己喜爱的类型。
另一位则是名叫凯萨琳 萝丝的美国女性。
「嗨!你们好,我最讨厌优柔寡断的男人了。喜欢像梅尔吉勃逊一样性感迷人的人。性爱是我最喜爱的了,所有让我感到舒服的事我都喜欢!」
不愧是美国人。真之介不禁这麽想,即使是透过衣服也能很清楚地看出她姣好的身体曲缐,而且身高有一七五公分,使她能以此出衆的身高成爲超级模特儿。真之介到目前爲止从未看见过身材如此适中的女性,感觉上像是看到真人版的芭比娃娃一样。
名美是美国学校的大学生,而凯萨琳则是日本语言学校的留学生。两个人都各自经由好友的介绍而得到这份高薪的兼职工作。凯萨琳因爲报酬极高的魅力而接受这份工作,但是名美的理由却不一样。事实上她原本打算寻找更合适的工作,但是以前她曾因和男受友的性爱态度不一緻而被抛弃,使她对性爱抱着排斥的心态。但是她认爲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是沒办法谈恋爱的,所以带着想学习技巧的心态,真心地接受这份工作。
「那麽接着介绍的是,依照各式各样的性课程循序渐进、被称爲指导者的两位!」
萌香才说完,真之介便打断问道:「请等一下,有问题!」
「什麽问题? 」
「什麽是指导者? 而且依照课程循序渐进....」真之介问道。
「对不起,是我沒有说清楚。所谓指导者,是指对这两位女性施以性爱技巧的教官。也就是说教官直接爱抚学生的身体,让她了解快感。这样子的话,她们本身可以知道自己的性感带,在做爱的时候才可以盡情地表现出淫荡的一面。因爲翁先生认爲,女性淫乱的姿势和技巧一样,对于带起兴奋情绪是很重要的。」
「那麽也就是说,并不是由我指导她们罗? 害我还对此雀跃不已呢!」真之介垂头丧气地,小声地嘀咕着。
萌香只有面有难色地继续说道:「虽然是这个样子....不过你另有相当重要的任务啊!」
「重要? 」
「对呀!而且相当重要哟!所以请你听我把话说完!」
「好吧,听就听吧!」真之介像在鬧别扭似地,翘着嘴巴。
「那麽我就继续了喔!」萌香注视着真之介,但是他连看也不看一眼。萌香无可奈何地吐了口气,继续进入说明:「第一天的课程分上午及下午,各进行一种课程。课程的内容全部分爲五种,而且各课程都有分阶段。例如体位及口交是五个阶段,日式扮装是七个阶段,而自慰及美式扮装有八个阶段。而这些都会排定成两位学生的课表,按照课程上课。」
真之介听了说明,开始对内容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便以认真的表情倾听萌香的说明。
「我们希望你做的,就是调整这两位学生每日的课程。」
「原来这是由我来调整的啊!」
「对!好好地调整课程,使 两个人都能均等地接受所有的教学。而且爲了要掌握课程中内容的进展,以及对学生、教师下指示,所以你也必须在场。也就是说你是负责人兼监督的身份哟!当然,有时候你也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来确认学生的技巧进步到什麽程度....」
真之介再次沉醉下去。原来不仅可以看见女人的裸体、自慰场面或扮装的淫乱姿势,如果做的好的话,或许还可以亲自体验教学的成果。
真之介的心情转变清楚地浮现在脸上。注意到这点的萌香,噗地笑出声来,开始介绍两位教师。
「那麽,介绍被称爲指导者的教师阵容!」
首先介绍的,是脸蛋身材和日本人完全不像的广尾美丽。
「我是美丽。有一部份的课程是分爲A、B两个课程。也就是说分爲自慰的A、B及美式扮装的A、B两种。而我是担任A课程的,请多多指教!」她流畅地说明着,是个很适合妖艳口红及波浪发型的成熟女性。从迷你裙中露出的大腿,有种可以挑逗起男人性欲的感觉,特别是脚的曲缐特别美。
和这美丽成另一种对照的是另一位指导者 赤坂沙绘子。
「我是担任B课程的,一起勉励吧!」
稳重大方的说话方式,像是相当温柔的女性。或许是因爲戴着眼镜的关系,给人充满书香的印象。一头短发更流露出活泼的气息,虽然穿着不太露出股肤的朴素衣服,但是从腰身紧缩的服装包裹下所看见的腰部到脚的曲缐,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她身材的曼妙。
(怎麽回事? 每位幹部都是美女,如果接受这课程的话,不就左右逢源了? )
真之介因爲情绪的兴奋使鼻息变得混浊。他再一次看着这四个人的脸,和真之介目光接触的四人都回以微笑,使得真之介被美女们的微笑弄得神魂颠倒。
瞄了真之介一眼的萌香接着继续说明:「每天早上要决定当天上课的内容,而且课程是一天之中要上完各课程中的最后阶段,这点请务必注意。」
「....这麽说的话,最后一天是沒有办法一个人上课的了。」
「沒错,因爲要把课程归纳成半天是不可能的,因此也可以给女孩子们休假日。因爲这一天休假也会排入课程表裏,所以请注意。」
「那麽,那个时候也可以约会罗? 」真之介问道。因爲这不是只有外表的喜好而已,他也想透过课程找出最适合自己的做爱对手,然后说服她和自己做爱。
看穿了真之介企图的萌香,抿着嘴笑了出来。「个人的约会也沒有关系,但是接不接受邀请,就得视对方的心情而定了。」
「视对方的心情而定? 」
「约会和课程不同,是不可以强制的。」
「这是什麽嘛!」
「那就用点甜言蜜语努力加油吧!呵呵呵!」
(终究是被看穿了!)
真之介由于萌香另有含意的笑声而感到羞耻,不得不把视缐从她身上移开。因此萌香便走向站立在一旁的真之介,道:「不好意思罗!」
「看样子你好像接受了罗!」萌香用着妖艳的眼神,深深地凝视着真之介。
「怎麽样? 条件绝对不差吧!像这样的事对你而言太轻而易举了吧!」一直都得不到真之介同意的祖父,也从真之介的表情发现了他的忧虑,道:「不管怎麽说,就随你高兴好了。眼前有如此的美女,大概也无法拒绝吧!哈哈哈!」
「可是条件好的有点可怕....」
「所以 」
正当萌香准备开口说话时,两位指导者靠到真之介的身边,道:「和我们一起努力吧!」
「对呀!你给我们指示,然后我们遵照你的指示教导女孩子们技巧。也就是说整个教学方案是操纵在我们的手中,相当有工作价值吧!」
说着,她们就握住真之介的手。真之介虽然对这两位热情的女孩们轻轻叹了口气,却不忍心让她们的期待落空。
「....了....了解了!」
「啊,太好了!」
「拜托你罗!真之介!」
「嗯,看我的吧,同在一条船....」
就这样,真之介接受了训练课程。
「注意事项就是这些。那麽,希望你们明天开始早一点进入训练课程。期限是到八月底,在一个月后的八月三十一日,会选出一位带至翁先生面前,加油吧!」
带着有些失落微笑的萌香,说完便走出房间。然后接着是名美、凯萨琳,然后是美丽及沙绘子,跟真之介打声招唿后便陆续走出房间。
最后,祖父站在真之介面前,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每一位都很动人,而且都有一副好身材。盡量一边享乐一边爲我工作吧!」
(从明天开始吗? 事情好像变得有趣了!)
真之介在沒有其他人的房间裏,偷偷地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但是,从现在开始的训练课程对真之介而言,其实是太过严苛的磨练,而那时真之介仍不知情。
LESSON 1
(终于今天就要开始了吗┅)
训练课程第一天的早上,真之介六点就醒了。
(已经有好几年都沒有这麽早起了。)
真之介简直就像是期待远足或运动会的小孩子一样,心情高涨。
到早餐以前还有一段时间,而训练课程还在那之后。真之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一边在屋子的四周散步,一边想着今天的训练课程表。
(值得纪念的第一堂课,就选名美好了!)
真之介已经相当地喜欢名美了。
(但是让名美一开始就进入激烈的课程,太难爲她了吧┅)
考虑到最后,真 之介选爲第一堂课的,是名美的自慰。
(这样子的话,下午也让凯萨琳做一下扮装吧!虽然她好像很有性经验,但是这种不寻常的扮装就应该沒经验了吧!一定可以看到她羞答答的姿势!)
正当真之介微微笑着时,萌香已经来接他了。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啊!以后的课表已经排定了吗」
因爲秘书萌香的寻问,真之介觉得自己好像伟大起来了,因此反倒变得有点难爲情。他咳了一声,道:「嗯!决定了!」
虽然打算有架势地回答,但是声音却不听使唤,令萌香不禁偷偷笑出来。
(可恶,又丢人了!)
真之介这麽想着,脸部变红了。
吃完早餐的真之介和萌香两人走向教室。
那是间位在房子角落,约五坪大的房间。正中央摆着欧式的桌椅,入口正对面是 有大窗子的墙壁,横向放着一张床。窗框垂挂着磙有白色蕾丝的窗帘,使强烈照射进来的阳光变得柔和。
「要在这麽明亮的房间裏」真之介咕哝着。他以爲教室会是像地下室一样,是有点阴暗气氛的地方。「沒想到现在开始要在这种地方做一些性爱的事。」真之介歪着头对萌香道。
「很好啊!这一间┅」
「咦」
「在明亮的房间裏做爱多少会有羞耻心吧把这个当做是快感而欣然接受,是连贯课程的要点之一,会使兴奋感达到更高潮。」
「咦有这种事啊!」真之介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经由萌香的解说,也理解原由了。
担任B课程的是沙绘子。至于真之介爲何会选择沙绘子呢┅这是有他个人的考量。因爲名美和沙绘子看起来都是保守的类型,所以真之介对于这两个人如何完成课程、而她们淫乱的方式又是怎样,有着相当浓厚的兴趣。
「早安!名美。这是奶的第一堂课哟,愉快地上课吧!」
「┅是!」
名美一副很紧张的样子。第一次面对面时开朗的笑容已经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满紧张的表情。
「不要这麽僵硬嘛!」
虽然沙绘子轻声细语地对她说,但是名美的表情完全沒变。
「请放心,如果按照我说的方法去做就能轻松地表现。首先奶先坐到那裏的沙发上放松一下。」
「好。」名美应着,遵照沙绘子的指示,坐在沙发上。
「那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