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收藏永久网址不迷路

当前位置: ? 小说板块 ? 都市情感

大楼管理员


清晨,天还沒完全亮起,繁忙的都市尚在沈睡之中,阿宾送敏霓回到家门口,敏妮把玩着阿宾的手掌,俩人沈默不语。后来,阿宾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她欲言又止,倒退着进门,轻轻飞给阿宾一个吻,将家门关上。
阿宾一部机车骑得飞快,回到自己家的Block,在巷子转弯时,车身略一倾斜,就带过去了。沒想到才刚刚转过,眼前忽然站着一个人,他急忙要闪,已经来不及,只好干脆把车放倒,让机车向外滑去,整个人则仆跌在地上,狼狈的颠跛翻磙,结果还是撞到那个人,害那人也一屁股坐倒下来,互相摔成一堆。
那人不停的惊唿,听声音是个年轻女性,最后阿宾终于稳下身体,他挣扎的爬坐起来,那人还软绵绵的躺在地上,阿宾暗忖一声「糟糕!」,急忙俯蹭到她身边,拨走贴在她脸上的头髮,看清楚她的面容表情,却不像是有太多的痛苦,反而带有七八分的迷濛,阿宾又闻到她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味,他将她扶挽起身在臂弯里,望着她一身的打扮,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是位二十出头的美丽女郎,脸蛋儿圆圆,下巴尖削可爱,闭阖着的眼皮上一抹浅浅的眼彩,又翘又长的假睫毛不停地颤动,眉毛画成短短淡淡的柳叶状,高挺的小鼻子,厚润的嘴唇涂着粉红的唇膏,边缘缐条画得楚楚动人,唇中心开启成一凹小小的O字形,十分诱人。
她黑瀑般的直髮垂到背上,浓厚光亮,在最末端处才烫成绻曲的髮卷。髮丛边处,耳下的细细长长的棒状金属耳环闪闪发亮。
她身材苗条,即使是瘫痪在地上,还是看得出她高朓的体型,不过她却又不是弱不禁风的那种女孩,幼细的骨架上,是丰腴得恰到好处的年轻胴体,这从紧绷的衣衫便一览无遗。
她那套服装实在令人窒息,低胸短幅的细肩带紫红丝质上衣,除了袒出一片雪白的胸肌,呈现粉嫩幼细的肉丘之外,在两团半球中间,挤成可爱的乳沟,一条配合耳环的白金项鍊舖在胸脯,益增诱惑。那丝质上衣薄如蝉翼,虽然并不透明,可是却懒散的贴在双峰上,甚至还凸出小小的两点。天气冷成这样,她却只多套了一件根本扣不拢的黑色小外套。
她下身穿着更是紧迫得离谱的米色长窄裙,将她的纤细的腰部、结实的小腹和圆翘的臀都裹成最诱人的形状,那裙子还在左腿前方有一痕要命的开叉,直裂到鼠蹊沟,裸露的左大腿套着粉白色的网格丝袜,脚底下,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怕不有四吋来高,天晓得她是怎么踮着脚尖走路的,这所有的一切,莫不充满女性的媚惑。
阿宾却沒有心情来欣赏她,他该担心的是她怎么了。
阿宾轻拍着那女郎的脸颊,那女郎先是毫无反应,但沒多久就「嗯嗯」两声,眼皮失力的撑睁开来,神采浑浊,她缩皱起眉心,收曲着左脚,纤手掌心压住脚踝,难过地小声埋怨说:「好痛!」
阿宾试着去触碰她的脚踝,沒见她喊痛,想来只是碰伤或扭伤,沒有骨折也沒外皮擦损,阿宾将她再扶得正一点,问她:「对不起,小姐,很疼吗?我送妳去医院看看医生好吗?」
那女郎只是蹙眉不语,阿宾备感为难,又问:「小姐,那……妳是不是住在附近?我先送妳回家好吗?」
那女郎才点点头,阿宾拾起她扔在脚边的小提包递回给她,托着她的双腋,让那女郎藉力立直双腿,她晃动着身体站都站不稳,阿宾相信她是醉酒多过撞车,他先让她靠巷子边站着,再跑去将翻倒在地上的机车推起来,那机车的把手车灯都坏了,阿宾将它往巷角里塞,就让它先弃在那里,然后回来扶住那女郎,问她住在哪一家。
那女郎食指软软的往前一比,阿宾狐疑的顺着瞧去,也不懂她指的是哪一家,只好扶持着她向巷子里走去。
那女郎脚步忽轻忽“送给我的?”我惊喜地望着老公,在他手中拿着条白色的网球裙,“当
然了!喜欢吗?”我伸手接过来,在身上比了比,“喜欢极了!”我搂住他的
脖子,在他脸上用力亲吻了一下。
我们相恋了两年,是最近才结婚的,老公是搞计算机的,积蓄倒是不少。
想着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天地,所以婚后就搬入了个大型的住宅区,这里
不光建筑很欧式,所有的配套设施和绿化相当完善,居住在里面就好似到了个
高级公园一般。我是个导游,平时沒什麽工作,当然就沒事到处逛逛,居然让
我找到了个网球馆,我对运动是挺赶兴趣的,每到周末都拉着老公去打球,就
这样我们变成了那里的常客。
“你反手不够力,干脆用两只手来打!”经过多次练习,我们的球技进展
的飞速,本来一小时就累得不行现在要到两小时才觉得舒服,运动确实是很好
的一件事。我们坐在长椅上收拾球拍,抄起条毛巾擦擦汗水,观看着別人在打
球,我发现老公的眼睛总是向场地的一边乱瞟,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原来是个
女孩正在做准备动作,那女孩上身着白色运动衫,下身是条网球裙,裙子只遮
到大腿的中间,露出两条健康匀称的双腿,看老公那表情,似乎很吸引他的样
子,我心中有股酸意,看看那女孩和自己的身高相仿,相信我要是穿着那种裙
子一定更好看,“那麽喜欢看,不如送一条给我!”我拍着他的肩膀沒好气地
说,他上下看看我低声道:“那裙子好短,再加上一跑动,还不...”听他这
麽说,我笑了起来:“那职业选手不都这样,要是害怕走光,球都別打了!”
他向着我傻笑。“对呀!确实是可能让人看到,”想到这里,我的小腹内象有
什麽东西涌动了一下,脸上也有些发烫,我晃了晃头拉起他回家。
这回居然竟真的送了我一条,真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麽。都穿戴好,我站
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的身材,果然是比那女孩穿显得更好,因为我的一双腿不
光笔直而且更修长,再加上不着丝袜,白皙的皮肤完全显露出来,随便配上件
条格的运动衫,真像是个职业选手,但是那裙子也好短,仅盖住了三分之一的
大腿,而且可能是需要透气的缘故,裙口洒得很开,我试着跳动了几下,镜子
中果然看到裙子飘起时大腿盡头内裤的一角,看来也不怎麽严重就这样吧。
周末我真的穿上这身衣服和老公去打球,打了快一小时的时候场边来了四
个等场地的,青一色不到二十岁的男孩,看着不太着急的样子坐在长椅上等。
我们当然不愿意放弃锻炼的机会,继续打球,有几次接球时离长椅挺近,隐约
听见那几个男孩在低声议论:“看,那女的长得不错...”“确实很不错...”
“对面是她的男友吧...”“嘘!你小声点...”听到別人夸奖,我心中暗暗高
兴,虽然嫁了人和以前沒什麽两样。我卖力的摆动着身体并留心他们的对话,
“身材也好,你瞧那双腿多诱人,”“我说那叫性感,”“你们注意看,那裙
子可够短的,”正巧我背对着他们去拾球,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让我听到了一
些,“哇!你看到了吗?那内裤简直是透明的,我连她屁股都看见了,”“是
够夸张的,怎麽打球穿成这样,”“真让人受不了,我刚才都想沖过去从她后
面干她,”“你算了吧!还沒插进去你就完了,別丢脸了,”后来几个人象想
到些什麽一起笑了起来。我仔细地思索起今天穿的内裤,和往常沒什麽区別,
对了!是条白色的丝质内裤,正面还绣了朵花瓣的图案,要是在平时确实沒问
题,但今天运动了半天,早就被汗水湿透了粘在皮肤上,这下还不让人看光?
但不知道为什麽,想到被他们几个看到自己的身体,我不但沒有厌恶反而却有
阵阵沖动,小腹内竟有股痉挛的感觉,我当然知道那是自己高潮的前奏,难道
这样也可以高潮吗?我对自己身体的反应吃了一惊。而且这高潮还要比和老公
做爱来的强烈,根本就阻挡不住。我依旧努力的击球,但心里却乱成一团,真
好想现在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插入身体。无意中向长椅那边扫了一眼,天呢!那
几个男孩竟把手都放在短裤的口袋中摩擦着什麽,是在自慰!想来他们的那里
都已经涨得好硬了,不知道他们还是不是童男,我的脸热得厉害,心也跳得好
快。终于在接一个远调球时我失去了平衡,坐倒在地上,这回那几个青年可是
饱了眼福,因为要找平衡,我的双腿分得很大,倒在地上也沒来得及合上,整
个一个标准的裙内春光展现在他们眼前,就索性让他们长长见识吧!我故意揉
着脚踝,装成扭伤的样子,双腿依旧大开着向着他们。我可以想象出来他们眼
睛瞪的发亮甚至连脸上的青春痘都开始发光的样子,那裤袋中手的运动一定在
加速,他们肯定想象不到一个不多见的美女在他们面前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露
出给他们看,我知道我内裤的前面一定也因汗水或是爱液的湿润而变成透明,
那丛呈倒三角状的黑色阴毛和下面深红色的阴部一点都沒有阻拦地暴露了出来,
如果他们的眼睛很好的话,相信连那两片肉唇间的裂缝都能看到,其实我根本
就不用思索,因为大量的爱液和汗水的缘故那内裤已经嵌入我的阴部,只是我
自己并不知道,那几个人的喘气声我都能清楚的听到。“脚扭伤了吗?”老公
这时已走到我的身旁,从他的角度可看不到我下面的样子,他伸手想要扶我起
来,“先等一下,我先揉一下!”他只好站在旁边等着。我眼角的余光已扫到
那几人当中有个开始全身发抖,他射精了,想到男性器官前端喷出精液的样子,
我马上也达到了高潮。进了家门,我把老公推倒在沙发上,打开他的裤子拉链,
掏出还软小的肉棒含入了口中,随着舌头的几下运动,那肉棒听话的挺立了起
来,我站起身,也不脱内裤只是向旁边拨开,然后大分开两腿,对好他的肉棒
就坐了下来,阴道内迅速的充实感让我又达到了高潮。
过几天的周末老公在公司加班,沒时间陪我去打球,幸好平时认识了个女
伴,她年龄和我差不多,也能玩到一起,就约她和我去打球吧。我的心中似乎
盼望着遇到那种视奸的快感,不如痛快些,我从衣柜中取出条老公送的内裤换
上,这内裤据他所说是为了增加情趣买的,是丝质完全镂空的,而且还是T字,
穿上它几乎等于沒穿。
打了会儿也沒有別人来,正觉无聊时有一个別着胸卡的男人跑过来,不消
说当然是个管理员,一进球场就大声说:“两位小姐先停一下,你们谁住在五
区三单元!”听到这个地址,我楞了楞,这是我家的号码:“有什麽事情吗?”
“那太好了,你家的水管爆裂,赶紧带我去你家修!”原来是这样,我赶忙收
拾东西带他向家里跑。路上我问他:“你怎麽知道我家水漏了?”“你家邻居
打的电话,说听见你家里有水声!”这回我可真慌了,才装修过的房子被水泡
该怎麽办呢?
我带头三步两步就沖上楼,一进门就开始乱找,确实是能听见“哗哗”的
流水声,可看看到处都沒有地方漏水,最后到卫生间才发现原来是马桶沒关好,
由于这马桶还带喷淋,所以不关好声音很大,幸好是场虚惊,我不由长出了口
气。那管理员看看我,突然笑了,“小姐你满风骚的,是不是很需要男人!”
我惊讶地望着他:“你...你说什麽?”“我说你好需要男人吧?不然为什麽
穿成这样!”我一楞,才想起刚才上楼时我一直都跑在他前面,那裙内的春光
当然早就让他看了个够。看着他有些不怀好意的神情,我紧张地说:“我怎麽
了?”“你知道我说什麽!看脸都红了!还不承认?”他突然靠近抓起我的裙
边,“这怎麽解释?”我下意识向后缩,伸手打开他:“这和你有什麽关系?
我愿意穿什麽就...”沒等我说完,他勐地弯腰抱起我的双腿,全身的平衡失
去,我一下就倒在身后的沙发上,阴户上传来阵湿热的酥麻感,“啊!你干什
麽?”这管理员居然趁我向后倒时,隔着内裤舔起我的阴部来,虽然隔着层布,
但也好象直接接触到一样,“你要干...啊!...干什麽?”我用力夹紧双腿,
他的头恰好阻挡住我的动作,“干什麽?就是要管管你,不能在社区里出现你
这样的暴露狂!”他微擡起头说,马上继续舔弄。“你...放开我!啊!別舔
那里!”最敏感的部分终于让他舔到,我快要崩溃了:“我要喊救命了!”
“那就快喊吧!相信有很多人想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他居然不怕,并且伸出
双手隔着运动衫揉摸起我的乳房,我知道想阻挡他是办不到了,因为我已经被
他挑出了快感,但也不能让他这麽轻松如愿,毕竟被强暴不是什麽好事。“你
等等,啊!先...停下!”我把有些发呆的他推开,“你也太着急了,要不先
...”我注视他的裆部,那里已是涨起了一个大包,我慢慢蹲下来,将他的肉
棒从裤子中解放出来,“哇!竟然有这麽大!”老公看来和他根本沒得比,我
擡头向他笑了一下,张开小嘴将它含了进去,通常老公被我这麽一搞,沒几下
就不行了,想来他也会如此,打发他走后大不了自慰解决也別让他插进去。想
不到完全不是这麽回事,那肉棒在我嘴里还在涨大,而且经过含嘬后越发坚硬,
象我这样的美女帮他口交居然受得了,我吃惊地同时发现才被自己强压的欲火
又被嘴里一出一入的肉感和龟头前端散出的腥味所勾起,要赶紧让他射精,我
加速着吞吐,舌头也不停地在龟头上纠缠,沒想到十几分钟过去他依然沒事。
这回也不容我再怎麽样了,他突地推倒我,用力扯烂我的内裤,沒等我反应过
来,那粗大的男性器官挤开我的肉唇沖进了能令他快活的通道,“哦!”里面
被充实的挤满,我控制不住地发出了呻吟,似乎老公从来未到过的深处都让他
轻易的碰到,然后几次有力的抽插让我爽得差点昏过去,“怎麽样?这下服管
了吗?”他得了便宜嘴还要耍乖,“你,哦!...哦...啊!你...”我刚要抗
议就让他的一轮勐沖打断,我感觉到阴道内几下有规律的痉挛,就要高潮了,
我紧闭起眼睛,随他的动作摆动着腰肢,“啪啪!”性器紧密结合时发出的声
响充满在我耳中,就要不行了。“嘿嘿!”他突然停了下来,我等了一下仍沒
见他动忙睁开眼睛看着他,他笑着从我体内抽出肉棒,拍了拍我的屁股,看来
还要从后面来。我翻过身挺起屁股等他插入后,快速地向后面撞去,从背后插
入的深度立刻让我的阴道内发出阵阵抽动,“还在夹紧!”身后传来他的低哼
声,我明显感觉到一股股灼热的液体飞散在我阴道深处。
“小姐你好!我是社区管理员,要检察你家的水喉!”星期一我老公上班
后,那管理员马上打来个电话,我想了良久,轻轻道:“好吧!”不多时,门
外的铃声就响了起来,我深吸了口气,将门打开。

猜你喜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