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收藏永久网址不迷路

当前位置: ? 小说板块 ? 都市情感

性医春歌二


二、 槟榔西施
过了一阵子,我好不容易忙里偷闲放几天假,便想约了医院几名年轻貌美的护士去兜风,我抱怨说来到这里后一直沒有嚮导愿意带我出去晃晃,话刚说完立刻就有三四位护士小姐抢着要带头。
其中护士长嫣瑶显得特別热心,虽然她年纪已经快三十了,但风韵有緻的脸孔及标嫩窈窕的身材,却仍旧是其他护士小姐所比不上的。
我知道有不少年轻医师都对她相当倾慕,但她都不理睬。
彰明曾私下跟我说,她曾经跟他有过一段情,但彰明不肯跟老婆离婚,加上他对事业的兴趣大过婚外情的性趣,所以沒多久两人就结束了。
彰明跟我说这个女人的个性相当高傲,又喜欢钓大鱼。
跟他分手后所交往的男人不是一些主治大夫或主任,就是一些有钱的患者,但每次都是婚外情收场。
本来嘛,有钱有势或有地位的男人奋斗到成功时,大都年纪一大把了,怎么肯跟他们老婆离婚。
而这个女人又老是想作大的大小通吃,所以每次都落的分手收场。
现在医院又来了个英俊年轻有钱有名又未婚的金龟婿,她怎么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呢她立即表示那几天她刚好休假,有时间可以带我去玩。
她锐利的眼光扫向其他兴趣盎然的护士小姐,其他人立即禁若寒毡。
那副神情就像母狮子在宣示属于她的猎物一般。
我对女人向来是来者不拒,看着她们为我争风吃醋的样子,我心里觉得很有趣。
所以我不顾护士长的反对又约了几名小姐一起同行,想看一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由于我的车子都留在北部,彰明帮我向财团老闆借了他的BMW跑车,一千两百匹马力引擎,加上银灰色的流缐型车身,用来泡妞兜风铁定无敌的啦!到了星期天我到约定地点去接人时,远远的只见护士长嫣瑶已经在那儿等着了,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低胸露背连身窄裙,丰隆坚挺的胸部,结实修长的美腿,完全将她姣好的身材展露无疑,远远望去标准的如同可口可乐瓶子的曲缐般完美。
我吞了一口口水,老实说闷了这么久,我很久沒有嚐过这么火辣的美食,我不禁幻想晚上要怎么来料理她了……嘿。嘿。嘿。
我望了下四周却不见其她美眉,我好奇的问说:「奇怪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怎么都还沒来」
她妖艷的笑着说:「哎呀!她们临时有事都不能来了,所以打电话托我跟你说她们不去了。」
「是这样的啊!」
我装着一脸失望的表情,心里却猜想那些美眉应该是被你给打发掉了吧。
护士长嫣瑶眼里发光的看着车子说:「哇!好棒的跑车!我在杂志上看过这部车,很贵的耶!这部跑车差不多要八、九百万吧!」
她的口水几乎要流出来了。
我笑着请她上车,她兴奋的哇哇大叫!
在她的介绍下我们沿着中部滨海的名胜兜风,一路上游山玩水好不快活,这一天是个艷阳高照蓝天白云的好天气,我吹着咸咸的海风只感到身心都开朗了起来。
但是由于是例假日的关系,公路上车潮也是时而相当壅挤,几近中午时我们陷在大排长龙的车阵里动弹不得。
虽然车里开着冷气,但外头却是高达摄氏三十六度的高温,阵阵热气烤着车顶直透进来。
虽然天气热,但公路两旁的槟榔及饮料摊贩生意却出奇的好,他们穿梭在车阵中销售一包包的槟榔及饮料,似乎完全不畏惧这酷热的天气。
嫣瑶也受不住这煎熬,走下车向路旁一个槟榔摊买了几瓶饮料。
我闲着无聊看去,突然间我吓了一跳,因为那个槟榔摊的槟榔西施竟是筱莉。
虽然他脸上画着浓艷的妆扮及曝露的穿着,但仍难掩神色中透着的那股稚气,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但是我实在是做梦也想不到筱莉竟然会在这里当槟榔西施,她才几岁啊!还是个小孩子。
我看着她熟练的处理槟榔工作,应该是做了相当的时间了吧。
在我疑惑中,嫣瑶已经提着一袋饮料回来,她挥着满头大汗直唿热死人了。
我餟了一口她买回来的饮料,一股冰凉直透心里。
由于车子离槟榔摊有一段距离所以筱莉看不到我,我远远的观察着她工作的情形。
比较起其他虽然年轻但算来年纪都比她大的槟榔西施,她做事似乎显得较沈默寡言,也不会跟一些客人哈拉打屁赚小费。
我猜除了年龄的关系外,她那仍显幼气的童声只怕一开口,就容易让人辨识出她的年龄而惹来许多异议。
嫣瑶看我一直看着槟榔摊不禁说:「你看,这些槟榔西施真不像话,小小年纪就敢穿着这么曝露的衣服,在外面抛头露面,真不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
她突然遮住我的眼睛娇嗔着说:「你呀!看的这么入神,也不怕看到眼睛脱窗,不给你看!」
在一阵玩笑中,停了半天的车阵又开始启动。
但我的心思都留在刚刚那个槟榔摊,接下来的行程我也沒什么心思注意,一直到好些时候才回神。
接着一下午我们畅游着海岸边,然后在海岸边一家最有名气的海鲜料理餐厅享受一顿龙虾大餐,嫣瑶和我两人边喝着红酒边欣赏着海边夕阳西下的极致美景,我们不禁有点陶醉在浪漫的气份下了。
晚餐过后我和她开着车子找到路边一处隐蔽的空地,两人坐在车上望着满天星斗聊天。
聊着聊着我们知道时机差不多了,她也识趣的和我嘴唇交接了起来。
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交织着,我的双手则在她丰满的胸部,及窄裙的深处中探索着。
彼此唿吸的热息灼热到全身,我们吻了一阵后,我的舌头和嘴唇开始向她的耳后及脖子滑行。
而她的双手也沒闲着,握着我胀满坚挺的下体不时的抚弄着。
由于她穿的是低胸露背的衣服,所以我轻轻一扯就如潮水般滑落,她那富有弹性又柔软的胸部便如气球般弹了出来,镶在上头的两粒红豆已经因兴奋而凸起。
我捧着这对乳房估量了一下大概有D罩杯吧,我轻咬了下贲起的乳头,品嚐这暌违已久的肉味,嫣瑶不知是刺痛还是兴奋的呻吟了一声。
我双手柔捏她雪白的胸部,由于她平时相当注重保养及运动,因此反不像想像中松垮,饱满的手感竟是我捏过最好的。
我们双手互相在对方身体上探索一阵后,我慢慢的把嫣瑶的头按下去,她就像我所猜想的相当有经验,知道我要她做什么。
她的樱唇轻触我下体的前端,舌头如同蛇般不断在它身旁缠绕,然后嫣瑶一鼓做气的把它吸了进去,口腔里黏滑的触感及舌头的摩擦,整个包围了我的下体。
那种久违的快感一波波从下体涌向脑袋让我快无法思考。
她一边吸舔着一边抚弄着自己的下体追求快乐,由于我已经素食了一段时间了,里头积存的量相当多,早就快要满出来了。
所以沒多久我只感到一阵兴奋涌起,白浊的浓液便大量往嫣瑶喉咙深处射去,呛的她一阵咳嗽。
让我觉得遗憾的是她并沒有把它吞下去,当浓稠的白液顺着她的嘴巴留到地上后,嫣瑶一口把它吐了出来。
我们接着将下体结合,我那仍雄伟的下体挺立着由下往上插入嫣瑶的私处,她里头湿润的超乎想像,我就像热刀子切奶油般,毫不费力就切入里头。
她兴奋的阵阵颤抖。
我让她躺在车子上而我从上面不断施压,每抽动一次她呻吟的声音就叫一次,我的下体在她里头不断摩擦,她阴道里的肉褶像热狗面包般层层纠缠着我。
我们摇动的之激烈差点把雨刷扯下来,渐渐的我又觉得要出来了,她说射在里头沒关系,她现在是安全期。
但我还是在最后一刻抽了出来,将浓液撒在她大腿的外侧。
激情过后,我们将身上的污垢用纸巾清理干净,由于实在太累了,我们俩坐在车上休息了一阵后才启程返回市区,我送她回家后到回市中心的招待所时,已经是半夜两点了。
我趴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第二天差点起不来,害我上班迟到。
而自从开荤后我们便常常发生关系,有时是在外面的旅馆,但更多时候是在医院的空病房或我的诊疗室。
我特別喜欢她穿着护士服为我口交的样子,我不得不承认她的技巧相当不错,实在难以和她穿着护士服时,那副精明幹练的模样联想在一起。
但她似乎不大喜欢吞下那些东西,所以每次我都只能把白浊的汁液射在她嘴里或脸上。
以前在北部时,我也常常和医院的一些小护士,在医院里做这档事,但由于那间医院出入人口相当多,每次都做的我提心吊胆的。
那时我通常都是解开她们胸部的钮扣,再脱下她们穿的白色丝袜及内裤,然后半裸的做爱,因为那样万一临时有事时比较好整理。
但是在这里由于偏僻的空病房不少,所以我们常常肆无忌惮的脱个精光盡情享受温存的愉悦。
只是嫣瑶自从和我发生关系后,就似乎以我的女朋友自居,不但不许我和別的护士太过接触,更不许別的护士对我大送秋波。
更要命的是,她又常常有意无意的暗示我要娶她。
这样的举动让我十分反感,我只把她当个临时的炮友,她却想沿着竿子往上爬。
我跟她讲了好几次,她每次都跟我吵吵鬧鬧,说我只想吃干抹盡不负责任,还说如果不娶她就要死给我看等等。
我心里一阵冷笑,她心里打什么主意我会不清楚,我玩女人这么久了,这种情形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只是我很遗憾,以她过去那么多和男人交往的经验,到现在还学不乖。
她取悦男人的工夫算是一流的,但是威胁的手段却还差得远。
我很想和她彻底切断关系,但又捨不得丢掉这块难得的肥肉。
所以我首先摆出冷酷绝情的样子,然后威胁要和她分手,甚至要让她丢掉工作,她果然受到惊吓。
然后我又软言安慰她,说她的种种举动让我非常不悦,我是个有大好前程的人,怎们可以在事业正要冲刺的时候停了下来,但是我们可以继续交往,如果她的表现有让我满意的话,我会再做考虑。
我甚至暗示她,我可以跟院长美言几句,让她升上主任护士或加薪等等。
在我软硬兼施之下,她被我唬的点头称是,结果我们又继续维持着肉体上的关系。
自从上次我和嫣瑶出游后,我对筱莉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过了沒几天我刚好遇到她陪外婆来洗肾,于是我又邀她到我的诊疗室吃蛋糕,我问了下她外婆的近况,和她们最近的一些情形,谈着谈着我话风突然一转,询问她星期假日都在做些什么。
她神色似乎有点惊慌但不是很明显,她眨着看来纯真美丽又无邪的眼睛回答说沒做什么,大都是照顾奶奶或是到附近的工厂做一些童工,赚点零钱贴补家用。
我微笑着沒有再深入下去,然后扯开话题又聊了一下。
在和她谈话中,我发现她是个相当聪明的孩子,只是对于自己家庭的贫穷,让她在某些方面有些微的自卑感,但我感觉的出来其实她是个自尊心相当强的人。
我们谈了一会儿后,我就找了个藉口离开诊疗室,大约十分钟后我才慢慢踱步回来。
隔壁的护士告诉我筱莉已经去她外婆的病房了,我看了看抽屉里的皮包,果然又少了些钱。
于是我走向柜子拿出我暗藏在里面的摄影机,从摄影机的萤幕上清楚的映出来,筱莉打开抽屉偷我皮包的情形,我脸上微笑着心里很满意我实验的结果。
事实上我并不怪筱莉偷我皮夹的钱,我知道她是个责任感很强的孩子,她小小年纪必须想盡办法张罗她外婆的医药费,这种手段也是难免的。
我特別向病歷室调阅了她外婆的病歷,发现她外婆除了要固定洗肾外,肾脏功能其实已经相当虚弱了。
这是由于长年过度劳累及营养不良所累积的后遗症。
我判断再过不久这老太婆一定要换肾,否则血液过滤功能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但是我并不想急于告诉筱莉。
由于知道每隔一段时间她们祖孙都要到医院来就诊,我告诉挂号室万一她们来了一定要偷偷通知我,然后每次我都会装作很偶然的样子和她们相遇。
我告诉筱莉她想吃什么随时可以到餐厅或福利社挂我的帐,只要我的诊疗室沒有人在看病时也可以随时进去休息。
我想盡办法在她们面前装作既热心又慈祥的好医生、好叔叔的模样。
筱莉虽然聪明又世故,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她大概猜不到我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我总是在房里预放一些零食及漫画,好让她能够开心的渡过她外婆洗肾时的漫长时光。
我发现其实她小小年纪已经累积了太多生活压力了,在我房间休息的时候,似乎是她最悠闲的时光。
有时候她会在我房间唸书、做功课。
有次她问我「阙」这个字怎么写,我故意从后面握着她纤秀的小手教她写这个字,我轻嗅了下她的头髮,不是成年女人那种特有的脂粉味,而是一种儿童用洗髮精的香气。
从背后由上往下看,我似乎隐隐约约看见她衬衫里面,娇嫩洁白的肌肤上那微微隆起的胸部。
那种似长非长还称不上乳房的胸部,竟让我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我压下冲动的快感,找了个藉口连忙冲出去找嫣瑶,我把她拉到一间空病房,在她身上和嘴里狠狠的发洩了两次才平息。
我曾趁筱莉不在试着和她外婆闲扯,想从她那套出一些话来。
但那老太婆年纪大了不但耳朵重听而且口齿有些不灵光,近来又因为生病了连带的使得脑袋瓜有些神志不清。
讲起话来夹七夹八、颠三倒四的让我听的一个头两个大。
但大概可以归纳出来,筱莉的妈妈因为不甘于贫穷的乡下生活,年纪轻轻的就离家出走跑到台北去。
她嚮往着演艺世界的生活一心想当偶像明星,但时运不济的在一些小歌厅和秀场当了好几年的小歌星,最后又遇人不淑被人弄大了肚子,沒有办法只好回老家把孩子生下来。
但是她天性浮浪,沒两年又跑上台北把孩子丢给老妈照顾,原来一两年还会偶而寄些钱和信来,但后来就音信全无沒半点消息。
老太婆很担心想去台北找她,但是筱莉还小沒有人照顾,结果就这么拖到现在。
我莞尔一笑,这是个很典型的乡下女孩寻梦记的老故事,这种情形我见过太多了,所以心里丝毫无半点同情或感伤。
只是这一点情报对我来说似乎不大够。
我想起有一次我问筱莉对于母亲的印象,她脸色和缓的说那时年记太小了,所以沒什么印象。
但我感觉到她说话时眼眸深处所隐藏的恨意。、 槟榔西施
过了一阵子,我好不容易忙里偷闲放几天假,便想约了医院几名年轻貌美的护士去兜风,我抱怨说来到这里后一直沒有嚮导愿意带我出去晃晃,话刚说完立刻就有三四位护士小姐抢着要带头。
其中护士长嫣瑶显得特別热心,虽然她年纪已经快三十了,但风韵有緻的脸孔及标嫩窈窕的身材,却仍旧是其他护士小姐所比不上的。
我知道有不少年轻医师都对她相当倾慕,但她都不理睬。
彰明曾私下跟我说,她曾经跟他有过一段情,但彰明不肯跟老婆离婚,加上他对事业的兴趣大过婚外情的性趣,所以沒多久两人就结束了。
彰明跟我说这个女人的个性相当高傲,又喜欢钓大鱼。
跟他分手后所交往的男人不是一些主治大夫或主任,就是一些有钱的患者,但每次都是婚外情收场。
本来嘛,有钱有势或有地位的男人奋斗到成功时,大都年纪一大把了,怎么肯跟他们老婆离婚。
而这个女人又老是想作大的大小通吃,所以每次都落的分手收场。
现在医院又来了个英俊年轻有钱有名又未婚的金龟婿,她怎么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呢她立即表示那几天她刚好休假,有时间可以带我去玩。
她锐利的眼光扫向其他兴趣盎然的护士小姐,其他人立即禁若寒毡。
那副神情就像母狮子在宣示属于她的猎物一般。
我对女人向来是来者不拒,看着她们为我争风吃醋的样子,我心里觉得很有趣。
所以我不顾护士长的反对又约了几名小姐一起同行,想看一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由于我的车子都留在北部,彰明帮我向财团老闆借了他的BMW跑车,一千两百匹马力引擎,加上银灰色的流缐型车身,用来泡妞兜风铁定无敌的啦!到了星期天我到约定地点去接人时,远远的只见护士长嫣瑶已经在那儿等着了,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低胸露背连身窄裙,丰隆坚挺的胸部,结实修长的美腿,完全将她姣好的身材展露无疑,远远望去标准的如同可口可乐瓶子的曲缐般完美。
我吞了一口口水,老实说闷了这么久,我很久沒有嚐过这么火辣的美食,我不禁幻想晚上要怎么来料理她了……嘿。嘿。嘿。
我望了下四周却不见其她美眉,我好奇的问说:「奇怪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怎么都还沒来」
她妖艷的笑着说:「哎呀!她们临时有事都不能来了,所以打电话托我跟你说她们不去了。」
「是这样的啊!」
我装着一脸失望的表情,心里却猜想那些美眉应该是被你给打发掉了吧。
护士长嫣瑶眼里发光的看着车子说:「哇!好棒的跑车!我在杂志上看过这部车,很贵的耶!这部跑车差不多要八、九百万吧!」
她的口水几乎要流出来了。
我笑着请她上车,她兴奋的哇哇大叫!
在她的介绍下我们沿着中部滨海的名胜兜风,一路上游山玩水好不快活,这一天是个艷阳高照蓝天白云的好天气,我吹着咸咸的海风只感到身心都开朗了起来。
但是由于是例假日的关系,公路上车潮也是时而相当壅挤,几近中午时我们陷在大排长龙的车阵里动弹不得。
虽然车里开着冷气,但外头却是高达摄氏三十六度的高温,阵阵热气烤着车顶直透进来。
虽然天气热,但公路两旁的槟榔及饮料摊贩生意却出奇的好,他们穿梭在车阵中销售一包包的槟榔及饮料,似乎完全不畏惧这酷热的天气。
嫣瑶也受不住这煎熬,走下车向路旁一个槟榔摊买了几瓶饮料。
我闲着无聊看去,突然间我吓了一跳,因为那个槟榔摊的槟榔西施竟是筱莉。
虽然他脸上画着浓艷的妆扮及曝露的穿着,但仍难掩神色中透着的那股稚气,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但是我实在是做梦也想不到筱莉竟然会在这里当槟榔西施,她才几岁啊!还是个小孩子。
我看着她熟练的处理槟榔工作,应该是做了相当的时间了吧。
在我疑惑中,嫣瑶已经提着一袋饮料回来,她挥着满头大汗直唿热死人了。
我餟了一口她买回来的饮料,一股冰凉直透心里。
由于车子离槟榔摊有一段距离所以筱莉看不到我,我远远的观察着她工作的情形。
比较起其他虽然年轻但算来年纪都比她大的槟榔西施,她做事似乎显得较沈默寡言,也不会跟一些客人哈拉打屁赚小费。
我猜除了年龄的关系外,她那仍显幼气的童声只怕一开口,就容易让人辨识出她的年龄而惹来许多异议。
嫣瑶看我一直看着槟榔摊不禁说:「你看,这些槟榔西施真不像话,小小年纪就敢穿着这么曝露的衣服,在外面抛头露面,真不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
她突然遮住我的眼睛娇嗔着说:「你呀!看的这么入神,也不怕看到眼睛脱窗,不给你看!」
在一阵玩笑中,停了半天的车阵又开始启动。
但我的心思都留在刚刚那个槟榔摊,接下来的行程我也沒什么心思注意,一直到好些时候才回神。
接着一下午我们畅游着海岸边,然后在海岸边一家最有名气的海鲜料理餐厅享受一顿龙虾大餐,嫣瑶和我两人边喝着红酒边欣赏着海边夕阳西下的极致美景,我们不禁有点陶醉在浪漫的气份下了。
晚餐过后我和她开着车子找到路边一处隐蔽的空地,两人坐在车上望着满天星斗聊天。
聊着聊着我们知道时机差不多了,她也识趣的和我嘴唇交接了起来。
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交织着,我的双手则在她丰满的胸部,及窄裙的深处中探索着。
彼此唿吸的热息灼热到全身,我们吻了一阵后,我的舌头和嘴唇开始向她的耳后及脖子滑行。
而她的双手也沒闲着,握着我胀满坚挺的下体不时的抚弄着。
由于她穿的是低胸露背的衣服,所以我轻轻一扯就如潮水般滑落,她那富有弹性又柔软的胸部便如气球般弹了出来,镶在上头的两粒红豆已经因兴奋而凸起。
我捧着这对乳房估量了一下大概有D罩杯吧,我轻咬了下贲起的乳头,品嚐这暌违已久的肉味,嫣瑶不知是刺痛还是兴奋的呻吟了一声。
我双手柔捏她雪白的胸部,由于她平时相当注重保养及运动,因此反不像想像中松垮,饱满的手感竟是我捏过最好的。
我们双手互相在对方身体上探索一阵后,我慢慢的把嫣瑶的头按下去,她就像我所猜想的相当有经验,知道我要她做什么。
她的樱唇轻触我下体的前端,舌头如同蛇般不断在它身旁缠绕,然后嫣瑶一鼓做气的把它吸了进去,口腔里黏滑的触感及舌头的摩擦,整个包围了我的下体。
那种久违的快感一波波从下体涌向脑袋让我快无法思考。
她一边吸舔着一边抚弄着自己的下体追求快乐,由于我已经素食了一段时间了,里头积存的量相当多,早就快要满出来了。
所以沒多久我只感到一阵兴奋涌起,白浊的浓液便大量往嫣瑶喉咙深处射去,呛的她一阵咳嗽。
让我觉得遗憾的是她并沒有把它吞下去,当浓稠的白液顺着她的嘴巴留到地上后,嫣瑶一口把它吐了出来。
我们接着将下体结合,我那仍雄伟的下体挺立着由下往上插入嫣瑶的私处,她里头湿润的超乎想像,我就像热刀子切奶油般,毫不费力就切入里头。
她兴奋的阵阵颤抖。
我让她躺在车子上而我从上面不断施压,每抽动一次她呻吟的声音就叫一次,我的下体在她里头不断摩擦,她阴道里的肉褶像热狗面包般层层纠缠着我。
我们摇动的之激烈差点把雨刷扯下来,渐渐的我又觉得要出来了,她说射在里头沒关系,她现在是安全期。
但我还是在最后一刻抽了出来,将浓液撒在她大腿的外侧。
激情过后,我们将身上的污垢用纸巾清理干净,由于实在太累了,我们俩坐在车上休息了一阵后才启程返回市区,我送她回家后到回市中心的招待所时,已经是半夜两点了。
我趴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第二天差点起不来,害我上班迟到。
而自从开荤后我们便常常发生关系,有时是在外面的旅馆,但更多时候是在医院的空病房或我的诊疗室。
我特別喜欢她穿着护士服为我口交的样子,我不得不承认她的技巧相当不错,实在难以和她穿着护士服时,那副精明幹练的模样联想在一起。
但她似乎不大喜欢吞下那些东西,所以每次我都只能把白浊的汁液射在她嘴里或脸上。
以前在北部时,我也常常和医院的一些小护士,在医院里做这档事,但由于那间医院出入人口相当多,每次都做的我提心吊胆的。
那时我通常都是解开她们胸部的钮扣,再脱下她们穿的白色丝袜及内裤,然后半裸的做爱,因为那样万一临时有事时比较好整理。
但是在这里由于偏僻的空病房不少,所以我们常常肆无忌惮的脱个精光盡情享受温存的愉悦。
只是嫣瑶自从和我发生关系后,就似乎以我的女朋友自居,不但不许我和別的护士太过接触,更不许別的护士对我大送秋波。
更要命的是,她又常常有意无意的暗示我要娶她。
这样的举动让我十分反感,我只把她当个临时的炮友,她却想沿着竿子往上爬。
我跟她讲了好几次,她每次都跟我吵吵鬧鬧,说我只想吃干抹盡不负责任,还说如果不娶她就要死给我看等等。
我心里一阵冷笑,她心里打什么主意我会不清楚,我玩女人这么久了,这种情形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只是我很遗憾,以她过去那么多和男人交往的经验,到现在还学不乖。
她取悦男人的工夫算是一流的,但是威胁的手段却还差得远。
我很想和她彻底切断关系,但又捨不得丢掉这块难得的肥肉。
所以我首先摆出冷酷绝情的样子,然后威胁要和她分手,甚至要让她丢掉工作,她果然受到惊吓。
然后我又软言安慰她,说她的种种举动让我非常不悦,我是个有大好前程的人,怎们可以在事业正要冲刺的时候停了下来,但是我们可以继续交往,如果她的表现有让我满意的话,我会再做考虑。
我甚至暗示她,我可以跟院长美言几句,让她升上主任护士或加薪等等。
在我软硬兼施之下,她被我唬的点头称是,结果我们又继续维持着肉体上的关系。
自从上次我和嫣瑶出游后,我对筱莉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过了沒几天我刚好遇到她陪外婆来洗肾,于是我又邀她到我的诊疗室吃蛋糕,我问了下她外婆的近况,和她们最近的一些情形,谈着谈着我话风突然一转,询问她星期假日都在做些什么。
她神色似乎有点惊慌但不是很明显,她眨着看来纯真美丽又无邪的眼睛回答说沒做什么,大都是照顾奶奶或是到附近的工厂做一些童工,赚点零钱贴补家用。
我微笑着沒有再深入下去,然后扯开话题又聊了一下。
在和她谈话中,我发现她是个相当聪明的孩子,只是对于自己家庭的贫穷,让她在某些方面有些微的自卑感,但我感觉的出来其实她是个自尊心相当强的人。
我们谈了一会儿后,我就找了个藉口离开诊疗室,大约十分钟后我才慢慢踱步回来。
隔壁的护士告诉我筱莉已经去她外婆的病房了,我看了看抽屉里的皮包,果然又少了些钱。
于是我走向柜子拿出我暗藏在里面的摄影机,从摄影机的萤幕上清楚的映出来,筱莉打开抽屉偷我皮包的情形,我脸上微笑着心里很满意我实验的结果。
事实上我并不怪筱莉偷我皮夹的钱,我知道她是个责任感很强的孩子,她小小年纪必须想盡办法张罗她外婆的医药费,这种手段也是难免的。
我特別向病歷室调阅了她外婆的病歷,发现她外婆除了要固定洗肾外,肾脏功能其实已经相当虚弱了。
这是由于长年过度劳累及营养不良所累积的后遗症。
我判断再过不久这老太婆一定要换肾,否则血液过滤功能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但是我并不想急于告诉筱莉。
由于知道每隔一段时间她们祖孙都要到医院来就诊,我告诉挂号室万一她们来了一定要偷偷通知我,然后每次我都会装作很偶然的样子和她们相遇。
我告诉筱莉她想吃什么随时可以到餐厅或福利社挂我的帐,只要我的诊疗室沒有人在看病时也可以随时进去休息。
我想盡办法在她们面前装作既热心又慈祥的好医生、好叔叔的模样。
筱莉虽然聪明又世故,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她大概猜不到我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我总是在房里预放一些零食及漫画,好让她能够开心的渡过她外婆洗肾时的漫长时光。
我发现其实她小小年纪已经累积了太多生活压力了,在我房间休息的时候,似乎是她最悠闲的时光。
有时候她会在我房间唸书、做功课。
有次她问我「阙」这个字怎么写,我故意从后面握着她纤秀的小手教她写这个字,我轻嗅了下她的头髮,不是成年女人那种特有的脂粉味,而是一种儿童用洗髮精的香气。
从背后由上往下看,我似乎隐隐约约看见她衬衫里面,娇嫩洁白的肌肤上那微微隆起的胸部。
那种似长非长还称不上乳房的胸部,竟让我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我压下冲动的快感,找了个藉口连忙冲出去找嫣瑶,我把她拉到一间空病房,在她身上和嘴里狠狠的发洩了两次才平息。
我曾趁筱莉不在试着和她外婆闲扯,想从她那套出一些话来。
但那老太婆年纪大了不但耳朵重听而且口齿有些不灵光,近来又因为生病了连带的使得脑袋瓜有些神志不清。
讲起话来夹七夹八、颠三倒四的让我听的一个头两个大。
但大概可以归纳出来,筱莉的妈妈因为不甘于贫穷的乡下生活,年纪轻轻的就离家出走跑到台北去。
她嚮往着演艺世界的生活一心想当偶像明星,但时运不济的在一些小歌厅和秀场当了好几年的小歌星,最后又遇人不淑被人弄大了肚子,沒有办法只好回老家把孩子生下来。
但是她天性浮浪,沒两年又跑上台北把孩子丢给老妈照顾,原来一两年还会偶而寄些钱和信来,但后来就音信全无沒半点消息。
老太婆很担心想去台北找她,但是筱莉还小沒有人照顾,结果就这么拖到现在。
我莞尔一笑,这是个很典型的乡下女孩寻梦记的老故事,这种情形我见过太多了,所以心里丝毫无半点同情或感伤。
只是这一点情报对我来说似乎不大够。
我想起有一次我问筱莉对于母亲的印象,她脸色和缓的说那时年记太小了,所以沒什么印象。
但我感觉到她说话时眼眸深处所隐藏的恨意。

猜你喜欢

===== ====